张家口三合锁业0313-6868110是一家正规开锁公司,110公安备案、工商注册的正规开锁公司。各区均有服务网点,专人专车,工作人员保证在最短的时间,以最快的速度,为您解决难题,24小时服务热线15030337212。张家口桥西鸿煊开锁店|张家口开锁|张家口换锁芯|张家口开汽车锁|张家口配汽车钥匙|张家口装指纹锁

公司新闻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公司新闻 >

开锁市场争夺战 串串大败专业公司

发布时间:2018-07-16点击量:

今年,成都职业开锁人从3000人减少到了2000人左右。这是相关部门近两年来严厉打击乱贴小广告所取得的成绩。但在职业开锁这一特殊领域内,取得工商执照、被公安部门认可的少数职业开锁人,在业务争夺上仍远敌不过大多数没有执照的流动职业开锁人。
    “串串”开锁警惕性差
    3日,记者暗访了市区几处挂着“上门开锁”招牌的店铺和街边流动的职业开锁人。
    大慈寺路某开锁摊位,门前挂着“专业配匙,上门开锁”的店招。记者称自己的钥匙忘带了,要上门开锁。店主面露喜色地问:“在哪里?啥子锁?”
    “就在前面不远的望平街。开锁要多少钱?”记者探问。
    “开一道门50元,是不是现在去?”店主催问道。
    “要不要提供证明?”
    “你屋里面应该有吧?看你的方便。”店主回答。
    记者随后又接连暗访了几处打着职业“开锁”的店铺和流动的职业开锁人,发现这些开锁人在接生意时主要看重的是开锁的价格,对于验证开锁人的身份,并不是特别在意。
    成都市公安局技术防范办公室李警官介绍,职业开锁人在为顾客开锁前必须要查验事主的身份、找邻居核验情况,问明房内家具摆设,并登记事主的电话号码等,手续很严谨。
    开锁公司急开锁业务逐渐萎缩
    四年前成立了开琐公司的刘至祥是少数取得营业执照,并在公安部门登记的职业开锁人。“我现在已经基本停止了开琐业务。”刘至祥苦笑着说,这几年“开锁串串”大量出现,他们不上税,成本比我们低,收费比我们低,我们的竞争力没有他们强。
    目前经过成都市公安局批准“急开锁”公司仅有三家。以三色保险柜厂为例,在其鼎盛时期,从事“急开锁”业务的工作人员就有20多人。但由于近年来,职业开锁市场涌入了大量的流动职业开锁人,该厂的“急开锁”业务逐渐萎缩,使该厂不得不暂停了“急开锁”业务。
    另外,在成都工商局注册的几家锁具公司也设有开锁业务,比如李文锁城、芝麻开门、智开锁等。“他们的开锁业务目前也只能勉强维持,全靠公司其他项目支撑。”一业内人士向记者算了一笔账:一天接到五六个门开锁、两个车开锁。门开锁就算一个收入100元左右、一个车开锁在600元左右,一天下来有2000元左右的毛收入。除去上税、房租、工资等支出,一个月只能赚个几千元。“但几千元对一个公司来说,只能是艰难维持。而一个好点的‘开锁串串’一个月就能净赚5000元,利润相当可观。”
    开锁市场乱贴小广告受到控制
    李警官介绍,市面上从事职业开锁的人,95%都是些“开锁串串”,只有不到5%是在工商局登记注册。“那些‘开锁串串’存在,让开锁行业比较混乱,正规的开锁公司生意受到很大打击,很难维持。”
    2001年,成都开锁市场逐渐壮大,少数开锁公司开始出现,但与此同时,流动的“开锁串串”也以张贴“牛皮癣”小广告的方式进军这个市场。这些流动的“开锁串串”既无经营证照,也无固定摊位,平时开着摩托车靠向街边五金店、杂货店和钟表店,以及在小区大派名片招揽生意。甚至一些社区商店帮他们揽到生意,他们会提供收入的一半作为佣金。
    2004年以后,成都市相关部门开始严厉打击乱贴小广告的现象,从事职业开锁的人大幅减少,现在流动的职业开锁人,已从高峰时的3000多人减少到了2000人左右。
    “那时,派出所常常以‘开锁’的名义通过“牛皮癣”上的电话,找到“串串”进行拘留惩罚。”李警官称,经过打击后,开锁串串“名片满天飞”的现象有所控制。
    流动的“开锁串串”很快又找到了生意来源,他们又与一些楼盘小区保安联系起来,只要小区住户找保安开锁,保安就只推荐他们,不准其他开锁匠进小区开锁;当然,“开锁串串”会把一部分收入拿给保安。
    一位职业开锁人表示,在成都做得好一点的“开锁串串”,每个月能挣够5000—7000元,“已经赚钱买房的“串串”多得很。”相比之下,一些注册获得工商执照的开锁公司经营却举步维艰。
    经营成本公司和“串串”差距大
    “正规开锁店经营很难,有很多原因。其中非常关键的原因,就是开锁行业的准入门槛太低。”李警官介绍,就成都而言,目前并没有相关的地方性法规对开锁行业的进入制度进行要求。当然,对于正规开锁公司而言,要进入这个市场,就必须要办理营业执照等多方面手续。但目前的现状是:几乎任何人愿意从事开锁行业,都可以找个开锁师傅拜师学艺,然后独自在社会上招揽活路。开锁公司和流动“开锁串串”成本差距很大。
    李警官表示,没有正规店面的“开锁串串”,为招揽生计,自然而然就在街头、社区内四处张贴“牛皮癣”。这对于正规锁店而言,造成了极大的冲击力。首先,这些开锁“串串”在开锁能力上虽然高低不一,但价格上相对正规开锁商,绝对具备优势。同时,这些“开锁串串”四处撒网,其“广告”覆盖面和集中度明显高于正规开锁商。“因此,这就明显造成了正规锁商的竞争力下降,“串串”生意反而越来越好。但这样下去,会给居民财产安全构成隐患,不少失窃案中的门锁是被具备开锁技术的人盗开。”
    最近,做了10年的职业开锁匠的谢师傅开始转行做修车业务。谈起曾经为生的“急开锁”业务,他摇着头说,“生意越来越差,做不起走了。”
    “我父亲是锁匠,小时候我就跟着他学习开琐的技术。”谢师傅表示,由于家庭条件不好,初中毕业就进入社会。凭着开锁的一技之长,他很快找到了一个摊位,挂上了“开锁、修锁、配钥匙”的招牌。“那时候,能开锁的人少,生意还不错。”他笑着说,一天最少都能接到10个业务。他开普通的门锁要价30元,防盗门锁则要50元左右。
    2003年以后成都市面上开锁的人越来越多,谢师傅的生意开始逐渐“秋”了起来。“有时,一个月都接不到一个开锁生意。”他认为,大量“开锁串串”四处派发小广告,以低廉的价格收费,很快就占领了市场。
    去年以来,谢师傅常常一两个月都接不到一笔生意。虽然他还可以像不少职业开锁人一样,通过传授开锁技术,招收徒弟、贩卖开锁工具来赚钱,但谢师傅称,“我没收过一个徒弟,也没卖过开锁工具,那些‘串串’只以赚钱为目的做法,对社会财产造成了很大的安全隐患。”
    为了生存,谢师傅现在开始做起了修自行车的生意。
    业务竞争“串串”占有价格优势
    李警官介绍,一般正规的职业开锁人限于税收、房租成本、技术等多方面因素,成本普遍较高,一般开一个门锁低价为100元。但是,“串串”们却没有这些限制,于是,他们的收费可以定出几十元不等的低价。
    流动职业开锁“串串”带来的除了是低价格竞争外,很多“串串”们都将脚步深入到了社区里面,和小区物管联系上。这样做的好处是,当小区居民锁坏了,或者房门打不开,联系物管后,物管则直接联系这些“串串”。当“串串”完成工作后,获得的费用将和物管按比例分成。“像这样,通过各种途径进入小区,我们正规锁商们很难办到。因此,很多客源最终都被这些‘串串’握在了手里。”一经营锁铺的师傅说。
    “只要能及时把锁打开,随便是谁都一样。”莲花一区杨先生观点代表了不少人的看法。他认为,对于市民而言,只要这些“串串”没有其他意图,又能帮自己很快解决困难,那找“串串”也无不妥。
    正是以杨先生为代表的这种看法,让流动的职业开锁“串串”逐渐在这个市场占据了越来越多的份额,开锁公司面临越来越严峻的生存压力。